传奇世界私服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科学管理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学管理 >
    精品故事网:解忧公主也是汉朝的 和亲公主 ,名气比不上四大美人之一的王昭君,那股巾帼不让须眉的精神却是王昭君远远比不上的。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随着山谷地形的起伏向前延伸着。绿茵茵的青草,像是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那间或出现在绿草之中的红的花、黄的花就像是这毯上绣着的花朵。远处峰峦叠障,皑皑白雪在阳光下熠熠闪光,似是披上了白纱,一处处碧蓝的平静的湖泊,把这美丽的一切倒映到它的身体之中,更增添了这迷人的景色,座座毡房,袅袅炊烟,加上隐约传来的笛声、铃声把这美丽的伊犁河谷大草原带入了油画般的意境。生活在这块富饶土地上的是彪悍强壮的游牧民族,公元前100年前后在西域最强大的乌孙。而我们的女主人公,就要在这块土地上,开始自己一生的恩恩怨怨,挥洒内心深处的斑斑忧泪。
    一、远嫁西域乌孙这是公元前11年的秋天,在汉朝的都城长安,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嘈杂的喧闹都被这宽大而巍峨的皇宫隔在了墙外,宫内肃穆、安静,只有旗杆上的各色旗帜,随风发出 呼啦啦 的声响。在大殿的龙椅上正坐着文韬武略的大汉朝天子。往日的踌躇满志,神采飞扬都消失了,他一个人定定地坐着,若有所思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烦闷还夹杂着不易觉察的无奈之色,宫女和侍卫们都毕恭毕敬地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敢轻易出声。这位坐在大殿之中的天子,就是汉朝天子里最有功绩之一的武帝。在他统治时期汉朝已经过了近70年的休养生息,出现了非常繁荣和富足的局面,只要没有特大的天灾,百姓的生活是相当充裕的,而国库里也非常充实。据说其府库里的串钱因绳子腐烂而无法校对到底有多少,足见其富有的程度,一时是百姓富足,兵强马壮,国力强大。
    就是在这种局面下,武帝一改过去历代汉朝对北方游牧少数民族的 和亲 谦恭政策,尤其是对汉威胁、骚扰最大的匈奴,改 怀柔 为强硬,从公元前133年开始,主动发动了大规模的讨伐匈奴的战争,接连取得了一系列的重大军事胜利,完全恢复了过去被匈奴强占的河套失地,解除了匈奴对长安的威胁,使河西的匈奴损失惨重。能够取得如此重大的胜利,这在汉朝尚属首次,想想当年高祖被匈奴围在 白登 七日,后使 美人计 才侥幸逃脱,而后匈奴对边境的骚扰、抢掠就没有中断过,汉却因国力衰竭而无力进行强有力的反击,只好使用怀柔的 和亲 之举。武帝为此该可以说是扬眉吐气了,他完全应该为自己的赫赫战功而陶醉才对。可现在这位雄才大略的天子为什么闷闷不乐呢?
    这时,武帝撩起龙袍,站起身来,在大殿上来回地踱了几步,又返回到他批御旨的龙案前,从一堆卷帛中挑出一卷,展开并回身向门外的侍卫喊到: 传朕的旨,宣各大夫及将军们进殿议事。
    不久一些朝廷的主要官员都到了大殿,行过礼后,望着一直低头阅卷的武帝,武帝面对众大臣平缓地说: 众卿家,吾国在对待匈奴的战争中,虽屡战屡胜,取得了辉煌的战绩,可终不能灭尽匈奴势力,这乃是朕的心头遗患,怎样才能彻底消灭匈奴呢?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大臣们面面相觑暂时都未吱声,大家都是突然被召进宫,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尤其是更拿不准武帝的本意,所以不敢随便答腔,这时大将军卫青上前一步回奏: 万岁,以臣之见,再派我等率兵,分几路追剿匈奴于漠北,捣其老巢,消灭其残存实力,以绝后患。 他此话一出,其余的人便纷纷点头称是。这卫青乃是武帝打击匈奴的功臣、英雄,又是皇亲(武帝之妻舅),其势头正如日中天,说话是很有点权威的。可武帝并未答腔,他拿起了桌上的案卷说: 这里有一奏本,是一名叫张骞之人所奏,朕再三阅读,颇为赞赏,他提出的在西域寻求盟友夹击匈奴,以断其臂的方案,深合吾意。如果能如此,朕看匈奴可灭也。今天叫众卿家来朝就是商议此事。好,现传张骞进宫。
    这个张骞前几年曾受天子之命,去过西域以结大月氏未果,对那边的情况较为了解。不一会早已候在门口的张骞来到了殿前,行过大礼之后,向武帝及众大臣介绍西域的情况: 西域现建有少数民族国家政权几十家,比较大的有 楼兰、乌孙、呼揭等,葱岭再以西还有大月氏、大夏等等,早在我天朝建立之初,这些政权就都处在匈奴的统治之下,成为其附属国,匈奴西部的日逐王在西域还设有僮仆都尉,向西域诸政权征收赋税,西域诸国鉴于匈奴势力的强大,无有不从者。所以西域成了为匈奴供应牛、羊、马等财物的一个稳定后方,长期以来,西域诸国不堪于匈奴的统治,有起而反抗的倾向。现如果我们能给西域诸国以一定的支持促其抗匈,则匈奴后院必乱,而我则能同西域诸国处于夹击匈奴之有利之势,那时,彻底灭匈,为期不远矣。 张骞一口气说完。
    大家听了他的话都感到振奋不已,大将军卫青道: 此计甚好,可是受二方面限制,一是西域诸国乃落后愚昧之国,离吾国又是如此之远,难以驾御;二是西域诸国有几十个,群龙无首,恐难以形成有力的力量。 武帝听后。频频点头,这时张骞答道: 在西域诸多政权中,最强大的是乌孙国,它在匈奴的西面,西邻康居、大宛,南接城廓诸国,兵力强盛,全国有63万人,军队18.8万人,它也是唯一敢与匈奴抗衡的政权,已几次不受匈奴的命令而与匈奴抗争甚至开战,均取得胜利。该国的国王称昆弥,亦早有心与吾天朝联络,如此时用厚礼去拉拢它夹攻匈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欲牢固地掌握该政权,臣有一法,不知当讲与否。
    哦? 武帝坐起身来说, 有什么方法,尽管直说。
    是, 张骞答道: 此计亦非我所创,古已有之,就是天朝遣一公主,以和亲之名,嫁予乌孙昆弥,施以影响,使汉乌两家结为亲家兄弟,那么乌孙必然听命于我,这不仅可以断匈奴之右臂,而且乌孙更西面的大夏等国也都可以招来成为我们的外臣,我们在西域的实力就更强大了。
    这番话之后,一时大殿上鸦雀无声,大家都知道,这 和亲 的政策,是自汉建立以来对匈奴长期使用的外交策略。当时汉朝受楚汉战争的影响,国力衰弱,无力抗衡北方的强大的游牧国家,不得已而出此下策,以争取喘息之机已近70年。现在武帝当朝兵强马壮,而且对匈奴,屡战屡胜,是否还须用这似乎怯弱之举呢?
    武帝沉思片刻,看看惴惴不安的张骞: 吾乃天朝大国,本不宜再用和亲之举,但又要实际地看待这件事。过去,我们和亲是我弱以此法以求和平,而如今,我们强,朕认为仍可以用此法,但要从另一方面看待,这就是以我们为主动的一个策略,而且正是传播吾朝文化、礼仪,影响那些少数民族,以取民心的一项具有长远意义的策略。朕看可行! 大殿此时一片喧哗,大家都为武帝的宽广胸怀和长远眼光而感染,气氛很热烈。
    于是,受武帝之命,张骞很快于该年又一次率300人,带马600匹,牛、羊万头和成千上万的金帛,专程出使乌孙,游说乌孙昆弥。
    乌孙昆弥接见了张骞并接受了礼物。但由于乌孙距汉朝太远,对汉尚不十分了解,又加上因当时国内争权斗争而局势不稳,自己又靠近匈奴,所以未敢接受汉的提议,使张骞出使西域乌孙的直接目的没有实现。但双方互通了信息,增进了彼此的了解。
    可是,事态的发展却是难以预料的。匈奴单于听说乌孙与汉有来往,而大为恼怒和恐惧,准备先发制人,出兵乌孙,以绝后患。一时间风云乍起,形势紧张起来。匈奴大兵集结的消息一天天传来,乌孙昆弥如坐针毡,自感难以独支,而能够帮助它渡过难关的只有强大的汉朝。于是昆弥立即派使者十万火急入汉,献马并表示愿娶汉家公主为妻,与汉结为兄弟。汉武帝答允。公元前100年,武帝封江都王刘建之女细君为公主,出嫁乌孙昆弥猎骄靡。
    这次 和亲 非常隆重,武帝亲自送行,还赐给细君公主乘舆和其它物品,准备了极为丰富的嫁妆,并专司配备了属官、宦官和侍者数百人。由此可见武帝对细君公主的这次和亲所寄予的厚望。
    只可惜,细君公主到了乌孙后,语言不通,生活难以适应,猎骄靡与她年龄相差又很大,根本无感情可言。细君公主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身在异乡他国只是思念故乡,整天愁眉不展,一时难有作为,没有完成促使乌孙与汉联盟的任务,更别提实施武帝东西夹攻匈奴的宏伟战略了。
    这样,细君公主在乌孙生活了四五年就忧郁染病而亡。
    汉为加固与乌孙的刚建起来的联盟,拟再嫁一个公主给乌孙。可是公主的人选犯了难。武帝思忖此次一定要选一个性格坚强、能担重任的人来。于是按武帝此意,大臣们纷纷进行了不少的举荐,可总不能使武帝感到特别满意。
    这天,武帝为散心出宫去城外游猎。一场围猎下来,武帝心情很好,兴致勃勃。快进长安城了,武帝跃马扬鞭,飞奔起来好不惬意。
    飞马很快靠近了一所不算很大但很华丽的庄院,庄院里传来阵阵朗朗的清脆笑声甚是悦耳。武帝勒马望去,看见一位18岁左右的女子,一身的红衣红袄正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院子来回转圈,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回事。那女子远远看见来人,放马飞奔过来显得很泼辣。当她走近看见武帝的穿着及身后的随从,忙下马施礼。
    武帝问她: 你是谁家的女子?
    此女子低头回答: 婢乃楚王刘戊之孙女,这是一亲戚的庄院,小女子来此游玩。
    唔, 武帝心里一亮: 原来你还是国戚。 看着她一身劲装,显露出一股逼人的英气,武帝暗自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就摆驾回宫了。
    晚上,武帝又翻看举荐上来的公主们的材料,可脑海里却老晃动着一个穿红衣的身影。第二天上朝,他即宣召来楚王。自从武帝登基对内实行了削弱诸分封王权力的 推恩令 ,所以刘姓诸王都基本上住在京城,楚王年事已高,也不例外。很快楚王来到了殿前。武帝问: 听说你有一个孙女很不错,朕想认她做干女儿,你看如何? 楚王听武帝这一说,心里已明白了七八分,因为昨天家人们已将武帝碰见他孙女之事告诉了他。他的这个孙女叫解忧,乖巧伶俐又很泼辣,最能讨他的欢心,他非常喜欢。这些天来大臣们都在举荐嫁给乌孙的合适的公主,他虽不上朝,也是有耳闻的。现在武帝这么一问,他怎能不心知肚明。楚王站在殿前半天未吱声,武帝就又说: 我昨天偶然见她,飒爽英姿,很招人喜爱,所以欲认其为公主,远嫁西域乌孙国,以执行朕之 和亲 策略,你看如何? 楚王此时不得不回话: 圣上美意,臣谨遵守。 武帝很高兴: 好,那就回去准备一下吧!
    楚王退朝回到府中,即刻唤来了解忧,告诉了她皇上的旨意。解忧惊呆了,她对此没有一丝的心理准备,虽然从小也听了许多 和亲 的故事,可绝未想到自己现在也要成为这些故事的主人公了。但她毕竟是一个有思想、性格坚强的女孩,当初在她听那些故事时,她就曾想过许多,那些遥远的边塞,那些落后、野蛮的游牧民族,都给她带来过许多神秘的联想,公主们凄凉的生活也曾使她流下眼泪。她常不能理解既然战争给大家都带来了那么多的苦难,为什么不能停止呢?为什么不用我们的文化去影响那些遥远国度的人们呢???现在,历史把这份重担落在了她这弱纤的肩上,她该怎么做呢?
    解忧想了许多,许久,最后握住爷爷的手似乎一下子长大成熟了许多似的说: 我去,也许我能做些什么!
    第二天,武帝特地召见了解忧,把他的整体设想及良苦用心详尽地告诉了解忧,再三表示希望她能担当起继续巩固汉与乌孙联盟的使命。解忧公主这才明了,自己这一去将可以使多少人、多少财物不被掠夺,多少庄稼和土地不被破坏,汉朝的边患将有可能根除,战争没有了而广大的西域诸国将归附吾天朝等等??武帝最后满怀希望地说: 相信你能克服一切困难完成朕之所愿,为国家效力。
    平日里乐观、开朗的解忧,听了此话,神圣郑重地向武帝行了个大礼: 小女子明白自己肩上的重担,一定努力去做,以不负国家和皇上所托。
    就这样,历史的使命把解忧这个纤弱的公主推上了一个不平凡的广阔的政治大舞台。
    公元前100年,解忧以武帝之女的公主身份,嫁给了乌孙当时的昆弥军须靡,踏上了漫漫黄沙、千里戈壁的西域之路,向着遥远的异乡他国 乌孙出发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